《婚姻故事》:年末最強暴擊,通過離婚講述的愛情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超碰公开免费视频_超碰公开视频caoporo_超碰公开视频在线观看

一時輕信人言語,自有明人話不平。敢於說真話的小編給您說新聞。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。

若兩人已不再相愛,也許分開是最好的選擇。

我們不敢分開,怕失去更多,怕對孩子造成傷害。但這部電影告訴你,分開,是為瞭以後更好。

婚姻故事

導演/編劇: 諾亞·鮑姆巴赫主演: 斯嘉麗·約翰遜 / 亞當·德賴弗 /勞拉·鄧恩類型: 劇情 / 喜劇 / 愛情上線日期: 2019-12-06(Netflix)

01 通過離婚講述的愛情故事

稱它是2019年年末最後一部強片,一點也不為過。

《婚姻故事》於12月6日在Netflix流媒體平臺上線,3天後,它拿到瞭包括最佳影片、最佳男女主角等6項金球獎的提名,提名數甚至超過瞭“年度四傑”——《愛爾蘭人》《好萊塢往事》《小醜》和《寄生蟲》。

片名叫“婚姻故事”,可它講述的卻是一個“離婚故事”。但,它和我們一般理解的苦大仇深式的離婚故事不一樣。《婚姻故事》是一部難得一見的以離婚講述愛情的電影。它突出表現的不是惡言相向的離婚雙方,而是明明相愛卻不能再愛的彼此。

(同坐一趟地鐵,卻分處兩個空間)

雙方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對方,但卻永遠不在一個焦平面上。就像裡面的女主角說的:婚姻已不存在。這才是最令人心痛的地方,也是這部電影最主要的催淚點。

通常情況下,我們認為愛情的必然結果就是婚姻,也會認為相愛是維持婚姻常青的慢性良藥,這是普通電影詮釋愛情的切入點。

但《婚姻故事》走得更深。它探討的是:相愛,也許不意味著兩人還適合繼續在一起;離婚,也許是為瞭讓各自生活得更好。也許離婚也可以是一個褒義詞。

有朋友不敢看這部電影,怕看瞭不再相信婚姻。而我認為事實恰恰相反,它讓你更懂得如何去愛,如何去經營婚姻。

電影沒有什麼波瀾不驚的劇情,它講述瞭一對美國夫妻離婚的始末。離婚律師的強勢介入使得它被賦予“美國式離婚”的標簽,從某種角度去看,你甚至可以把電影當成是一次離婚律師的實操案例。電影在拍攝過程中也確實請來瞭離婚律師作為顧問。

然而,我認為把它稱為一場現代式的離婚故事更為妥當。對於婚姻觀越來越趨向開放的中國人來說,或許它也在講述我們身邊的故事。

02 藝術源自於生活

一部趨向於“生活流”的電影為什麼能在豆瓣拿到8.8的高分?因為《婚姻故事》太真實瞭。

接地氣的劇情以及對白,仿佛看的不是電影,而是身邊朋友的一個故事。

而事實上,《婚姻故事》取材自導演諾亞本人的真實經歷。他經歷過一次離婚,他的前妻是曾在昆汀的《八惡人》中擔任女配角的詹妮弗·傑森·李Jennifer Jason Leigh。

《八惡人》中的Jennifer Jason Leigh

有趣的是,影片的女主角“寡姐”斯嘉麗·約翰遜和勞拉·鄧恩都有過離婚經歷。當導演拿著劇本大綱去找斯嘉麗時,她正處於她的第二次離婚時期。

更有意思的是,斯嘉麗和鄧恩使用瞭同一個在洛杉磯小有名氣的離婚律師。而這位律師最後成為瞭鄧恩所飾演角色的原型。

男主角“亞當司機”亞當·德賴弗沒有過離婚經歷,但他成長於離異傢庭。

導演在找到上述三位主演之前,尚未完成劇本的創作。在敲定卡司陣容之後,導演才根據演員去量身定做角色的背景和性格。比如說,亞當司機自己是在印第安納州出生,後來去紐約發展,這段背景與他在片中角色的人物背景一致。

所以,從某種程度來說,這是整個團隊共同合作的具有充分現實依據的離婚故事。

藝術源自於生活,當生活成為你藝術表演的一部分,那種真實感與信服感可在最大公約數的觀眾中產生共鳴。

觀眾都很喜歡《婚姻故事》裡的臺詞。說它們是金句,不如說就是我們口中最常說的那幾句話。

爭吵的雙方總會比較誰愛誰更深,所以我們聽到瞭——“你對我的愛,沒有我對你的愛那麼深!”

雙方甚至還會說出最惡毒的咒罵,所以,在影片的最高潮處,我們聽到瞭——“每天醒來,我都希望你死瞭!”

取悅觀眾並不難,還原生活已經足夠。

03 年度頂級表演

當然,演員的表演對這些生活化臺詞的演繹極為重要。

上述三位演員的努力為他們各自贏得一項金球獎的提名,如不出意外,獲得奧斯卡提名甚至拿獎也是概率極高的事。所以說,《婚姻故事》有著年度最佳表演的頂級陣容。

寡姐拿出瞭自《迷失東京》之後最好的一次表演,也註定成為“初代復聯”裡在表演之路上走得最遠的一位。

不過,在跟亞當司機同臺競技的對比之下,我認為寡姐的表演還是略顯紙片化和形式化。比如,寡姐的每一場哭戲都出現在剪輯點的最開始,觀眾很容易誤認為這是“剪出來的哭戲”,代入感也弱瞭很多。

“天臺隔空對撕”和“客廳超長對撕”是這兩位演員演技的高光時刻。在亞當司機極具爆發力表演的壓制下,寡姐顯得收放不夠自如。如果這是一個表演類真人秀的舞臺,那麼最後晉級的一定是亞當司機。

不過,我最想聊的是女配角勞拉·鄧恩的表演。她是被聊得最少的一位,全因她一直甘當綠葉。

在《大小謊言》中,她給基德曼和梅姨打助攻;《星戰8》,她給新人演員做嫁衣;《縮小人生》,她甚至就洗瞭個澡。

鄧恩阿姨才應該被稱為勞模姐。她每年至少有3部作品面世,出場率十分之高,可謂是當下好萊塢最王牌的女配角。

鄧恩在《婚姻故事》中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,因為她使用瞭很多表演上的技巧——導演也有一部分功勞,但我們主要歸功於演員本人。

鄧恩飾演離婚律師諾拉。諾拉是個有點神經質的女強人型律師,她很喜歡紅色。

(諾拉第一次出場)

她的第一次出場,身穿白色衣服配紅色碎花外套,腳穿紅色細腿高跟鞋,指尖塗紅色指甲油。諾拉的角色形象一秒鐘即建立起來,從角色的審美上即可看出。這場戲給諾拉設計瞭一個脫去外套和脫鞋的動作設計,體現角色逐漸放下戒備,並和寡姐的角色靠得更近。

同樣的方法鄧恩在後面的表演再次使用,但卻表達瞭另一個意思。

法庭上,諾拉再次脫下外套,體現角色即將下放底線,準備全方位攻擊對方。這時候,你再註意諾拉的著裝,粉色裙子加黑色蕾絲內襯,指甲油也塗成瞭黑色,暗示角色已經逐漸“轉黑”。(中間還有一場戲,諾拉穿全紅色裙子)

(諾拉在第一次律師對話時)

(法庭上的諾拉)

在最後,臨近審判結果揭曉時,諾拉已經徹底“黑化”,穿瞭一條全黑的裙子。

(等待審判結果的諾拉)

她是《婚姻故事》中最能通過著裝和動作體現人物性格的一位。所以,我極其喜歡鄧恩的表演,希望她能在金球獎上有所斬獲。

04 吵架戲2天拍瞭50條,每隔25分鐘哭一次

《婚姻故事》並沒有獲得金球獎最佳導演的提名,我認為是可惜的。電影有幾場戲的調度和設計很能體現導演的功力。

導演本身是個熱愛舞臺劇的人,片中的男一號同時也被設定為一個舞臺劇導演。而電影在場景的設計上也有舞臺劇的感覺。

比如那場廚房戲。

很有意思,這麼一整段較長的戲全發生在廚房這麼一個狹小的空間之內。而妹妹和媽媽角色頻繁走進走出廚房,觀感上,像是她們在舞臺的臺前幕後之間穿梭。

同樣的設計也出現在高潮處的“客廳爭吵”段落。

這場戲在置景上有很強的舞臺設計感。客廳內隻佈置瞭一個長沙發和一個單人沙發,傢具的佈局跟寡姐第一次去見律師時的室內佈置高度相似——沙發加椅子。

兩人在室內的走位也像極瞭舞臺表演。比如最後亞當司機下跪抱著寡姐痛哭,一個全景鏡頭看過去,很像舞臺劇一幕的結束。

但是,導演依然使用瞭極其豐富的電影語言去表現兩人的關系。比如,兩人爭吵到最後,鏡頭懟到他們的最前面,用大特寫凸顯他們此刻的焦躁,讓觀眾走進角色的內心。

爭吵的中間,有一場戲的設計也很出色。亞當司機走進臥室,寡姐在臥室門外和他爭吵。兩人走進再走出,互相盤旋繞圈子,暗指兩人糾纏不清。

構圖上,導演以一個很偏的斜角從客廳拍向臥室,把角色擠進狹窄的門縫之中,拍出瞭人物的焦慮和壓迫感。

整個爭吵的高潮段落,劇組用瞭2天的時間完成拍攝。整場戲一共拍瞭50條,每一條都是一場完整的爭吵,從頭到尾全部拍完。

我算瞭一下,平均每天拍25條。一天假設工作10小時,平均每小時拍攝2.5條,平均25分鐘拍完一整條。也就是說,在這兩天時間內,兩位演員每隔25分鐘哭一次,中間還得連吵帶罵。

真不容易啊,請你們拿獎吧。

圖片來源於網絡

欲要知曉更多《《婚姻故事》:年末最強暴擊,通過離婚講述的愛情故事 - 電影資訊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